“平头哥”YTG俱乐部拟转让KPL席位6100万起谁会接盘?

如果转让成功,那么至今已征战5个赛季的元老级俱乐部YTG或将彻底告别KPL舞台。

6月4日,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披露项目信息称,杭州铭月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拟出售“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参赛席位及相关权益”,转让底价6100万元,信息披露期满日期为2020年7月2日。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杭州铭月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即为王者荣耀职业联赛(下称“KPL”)中YTG俱乐部的运营主体。这也意味着,如果转让成功,那么至今已征战5个赛季的元老级俱乐部YTG或将彻底告别KPL舞台。

公开资料显示,YTG俱乐部(遥望星海电竞俱乐部)成立于2016年,是王者荣耀最早一批建立线下战队的俱乐部之一,自2017年春季赛进入KPL以来,已连续征战5个赛季。凭借激进的比赛风格,YTG收获了众多粉丝,并被戏称为“平头哥”、“越塔干”。

值得一提的是,YTG俱乐部的背后是此前因网红经济爆红的遥望网络。天眼查显示,杭州铭月文化创意有限公司的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为谢如栋,现任遥望网络董事长兼CEO,第二大股东为方剑,现任遥望网络总裁。

得益于不错的粉丝运营,YTG俱乐部一度得到了资本的青睐。2019年3月,YTG俱乐部获得了盈动资本千万级人民币的A轮融资。此外,虎牙直播、安德斯特电竞椅、李宁等知名品牌也相继成为其赞助商。

在业内人士看来,YTG俱乐部突然选择出售KPL席位或与其联赛成绩不佳密切相关。据记者了解,5个赛季以来,YTG的联赛成绩一直不太理想,多个赛季均被挡在季后赛的门外,历史最佳成绩也仅为西部第三、季后赛六强。2020年春季赛,其再度止步于常规赛,位列西部第6。

有熟悉电竞行业的人士指出,电竞领域,比赛成绩是运营的基础。成绩不好的俱乐部除了赛事奖金较少外,所能得到的商业合作也不多,会有不小的资金压力。

《国际金融报》记者从相关人士处获得内部资料显示,目前,YTG俱乐部的主要收入来自于联盟分成(450万元)、直播赞助(100万-170万元)、品牌赞助商业(100万元)等,合计700万元左右。而同期,俱乐部的主要成本则达800万元左右,其中教练组、队员、运营人员薪资(600万元),运营费用(80万元),场地租金、差旅、日常费用等(170万元),勉强实现收支平衡。

因此,在长期入难敷出,且成绩不佳的情况下,出售稀缺的KPL赛事席位或是及时止损的最佳选择之一。

项目转让信息显示,该项目的转让内容包括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固定席位和俱乐部、青训、王者模拟战选手参赛约及经纪约和粉丝总数超过百万的全媒体矩阵账号,基于YTG的席位价值,商业价值以及俱乐部成员价值,项目拟以6100万元的底价出售。

记者获得的内部资料显示,KPL席位费从2016年的300万元已经涨至2020年的6000万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11.47%。其中,近3年来,每年价格都在翻倍。

对于6100万元起这一定价,YTG俱乐部方面给出了四点理由:第一,目前,50%以上的俱乐部实现盈利;第二2018年至2028年内,俱乐部拥有KPL固定席位,而联盟在未来几年不会增加席位及变为升降级模式;第三,KPL席位数达到16支后,俱乐部分成比例达到40%;最后,KPL地域化打造主场队伍助力俱乐部与城市强结合,推动俱乐部地域化商业价值发展。

据记者了解,随着联盟内的队伍达到16支,官方也随之宣布关闭预选赛晋级通道,这也就表明如果想再进入联盟只能通过收购俱乐部获得席位。因此,KPL赛事席位具有较强的稀缺性,颇为抢手。

在YTG俱乐部转让KPL赛事席位一事传出后,对于谁会斥资拿下这一席位,业内众说纷纭。

记者注意到,由于价格高昂,“绯闻对象”多集中于有资本背景的传统电竞豪门,如JDG(京东)、SNG(苏宁)、LNG(李宁)、FPX等。目前,亦有不少俱乐部粉丝在微博呼吁相关俱乐部参与竞拍。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9年下半年就有消息传出,JDG、SNG、FPX等电竞俱乐部有意于2020年加入KPL,其中,JDG和SNG还曾参与过席位赛的竞拍。李宁则早就是YTG的赞助商,也不排除此次会直接出资拿下名额,亲自上阵。不过,对于上述传言,相关俱乐部均未作出过正面回应。

此外,虎牙也是热门接盘者之一。有业内人士指出,斗鱼已经通过收购前JC俱乐部(现DYG俱乐部),实现弯道超车进入KPL,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虎牙作为主要的竞争对手,且背后同样有腾讯加持,或也会适时加入战局分一杯羹。

2019年8月12日,KPL王者荣耀职业赛事官方微博公布,AG超玩会完成对BA黑凤梨的收购,正式回归KPL。据传,收购金额高达8000万元。

2019年底,HOPE战队通过冬季预选赛拿下了最后一个KPL固定席位。不过,在2020年春季赛开赛前,传统电竞豪门LGD俱乐部宣布收购HOPE,借道进军KPL。记者获得的内部资料显示,LGD豪掷8000万元才抢下这最后一张门票。

2020年2月,KPL六朝元老XQ俱乐部宣布入驻TT语音,正式更名为TTG.XQ王者荣耀分部,以全新面貌征战2020KPL。

近年来,在政策的支持下,电竞行业发展迅速,中国作为全球电竞最大市场,市场规模已经突破1000亿元,每年保持10%以上增长。其中,KPL已经成为移动电竞的“头把交椅”,逐渐获得了社会主流的认可。

翻看当前的KPL俱乐部名单可以发现,当前除了eStarPro、重新回归的AG超玩会以及改名的TTG.XQ之外,其余13只俱乐部均是2017年以后才陆续通过预选赛、收购、购买席位等方式进入KPL,其中不乏在其他电竞领域征战多年,且极具知名度的传统豪门,如RNGM、EDGM、LGD大鹅、WE、VG、TES、RW侠等。

2019年12月12日,宁波富邦作价1.28亿元收购常奥体育55%的股权,并于2020年2月28日正式完成工商变更。据了解,常奥体育旗下拥有Hero久竞电竞俱乐部(现南京Hero),该俱乐部曾于2018年两度夺得KPL联赛冠军。

据悉,国内电竞俱乐部的收益主要来自俱乐部商务开发收入、转会收入联盟分成收入、赛事奖金收入和其他周边收入。

资料显示,2017年至2019年,KPL赛事(包含冠军杯)的奖金分别为791万元、3428万元和5160万元,年复合增长率超过155%。

此外,当前KPL选手身价高涨,目前已知最高为eStarPro.Cat,其2018年时的转会费就已达1500万元,而其2017年转会时身价还仅为100万元,一年半时间涨幅高达1400%。

商业收入方面,以南京Hero为例,记者获取的内部资料显示,2019年,南京Hero实现商业赞助收入1666.37万元,实现周边收入892.68万元,分别占总营收的23.21%和11.87%。除了业务上的创收,宣布收购常奥体育后,宁波富邦股价曾接连数个交易日涨停,股价累计最高涨幅接近40%。

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电竞行业目前整体仍处于投入阶段,真正能实现盈利的并不多。成绩好的俱乐部,除了能获得赛事奖金外,还能凭借名气获得更多的商业合作,从而具有更高的商业价值。但成绩不好的俱乐部日子就相对难过。

以2019年斩获两冠一亚的eStarPro为例,该俱乐部创始人孙力伟今年2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俱乐部的王者荣耀分部已经实现盈利。而成绩较差的YTG目前仅勉强维持盈亏平衡的状况。

在业内人士看来,由于电竞行业需要长期持续的投入,未来,随着单打独斗的小规模俱乐部相继退出,KPL或将成为巨头之间的重要战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